许敏哥哥最新录音曝光郭杜早年被警方打击处理过?网友炸窝了

作者:admin发布时间: 2022-01-15

  5月19日,一位网名叫犀利大王犀利姐的网友在她的网上个人平台曝光了一段录音,而这段录音是该网友最新跟许敏哥哥交谈的电话录音,笔者把整段电话录音听了数次,而且该网友的网上个人账号也被加V认证,甚至该网友在录音视频上还注明:经双方同意录音并公开,双方对录音真实性负法律责任,所以笔者觉得这段录音时是绝对线秒的录音里,许敏的哥哥首先讲述了当初帮姚策寻找亲生父母的艰辛过程,据介绍,当时许敏哥哥和妹夫等人,在涉事医院寻找姚策的亲生父母时,医院方面不愿意把当时跟许敏同时生产的三个孕妇的资料透露给许敏哥哥,只说可以把资料交给当地警方,让许哥众人去找警方要资料。许哥只好等医院把相关资料交给当地派出所后,又跑去派出所进行询问。

  许敏哥哥来到派出所后,被告知只有产妇的性名和28年前的住址,没有其他联系方式,而这些资料到现在为止,许敏哥哥也没有看过,只是听当地警方的口述。

  许敏哥哥只好拿着姚策的相片让警方跟那三名产妇身份证的相片进行对比,警方告知许敏哥哥,说有一个姓杜的产妇的信息比较接近,但又不肯透露该产妇的全名,只说她人在驻马店,而孩子却是1995年生的。而另外两名产妇的信息跟姚策信息相差太大,就排除在外了,于是便把范围缩小到杜姓产妇身上。

  ,具体是因什么事,警方并没有说,只是说受过打击处理的,在DNA数据库都有存档的,所以后来许敏哥哥拿着姚策的DNA样本,通过查询DNA数据库,终于找到了郭家村,通过询问当地的村干部得知,郭锡宽在村里的亲戚除了一个侄子外,其他的很早就已经过世了,而去世的原因也令许敏哥哥目瞪口呆,竟然全死于肝癌,许敏哥哥觉得姚策也是得了肝癌,两者自然被联想在一起,这个时候基本可以确定,他们要找的人就是郭杜夫妇了。

  其实对于网友的议论,并不全无道理的,特别是姚策的肝炎,是否来自于郭家的遗传呢,郭杜二从又是否在姚策未出生前就知道他有很大的机率会得这样的遗传病呢?因为杜母在生育姚策前,已怀过三胎,一胎是那位智力不正常的大女儿,而二胎三胎都打掉了,四胎是姚策,在28年前又被换掉了,这背后的原因的确让人细思极恐的。

  近日,许敏哥哥讲述了当初一行人寻找郭威的经历。在此之前,大家虽然知道此行很艰辛,但对于其中的一些细节并不了解。现在听了许敏哥哥的讲述,不少网友直呼超乎想象,下巴都要惊掉了!

  。听到这个信息,不少网友大吃一惊。究竟是因为什么事情被公安局严打,许敏哥哥并没有细说。令人意外的是,DNA数据库里并没有杜新枝的信息。但天无绝人之路,姚策的DNA跟郭家亲戚的数据配对成功了

  得知这个消息,之前的一些疑惑立马得到了解答。难怪姚策发病如此迅猛,难怪郭希宽不愿意捐肝,实在是老郭的兄弟全死于这个病,他太了解这个病了!姚策是原发性肝癌,家族遗传体质,捐肝也难救!

  现在看来,郭希宽这一大家子的健康状况本身就有问题。郭希宽本人的身体也好不到哪儿去!熊磊还认为许敏提及的通过DNA寻子别有居心,认为她在引导网友往犯罪方面想。但现在真相揭晓,

  !如此一来,她的儿子姚子楷以后彻底跟公务员绝缘了!除了杜新枝和郭希宽两人的背景令人心惊,还有旅游博主前往杜新枝家附近进行了直播。据邻居曝料,杜新枝家里有三层楼的旅馆,但已经被查封,目前只能出租,这栋旅馆价值几百万。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商铺,交给大女婿在打理。邻居的曝料跟公安局的严打案底不谋而合。

  。郭希宽和杜新枝的大部分产业其实在大女儿一家手里,大女婿可不是省油的灯。姚策在临终采访录音中表示,自己曾想找河南那边要套房,但根本要不到。

  杜新枝涉案,在公安局留有案底,姚策的儿子以后根本没可能通过政审。他之所以不改姓,其实是想给自己的儿子留条后路。

  客观来讲,就凭熊磊晒出的姚策在北海疗养时的聊天记录,便可看出姚策当时已经很嫌弃许敏了。至于他坚持不改姓的动机,恐怕并没有报答许敏的养育之恩这么简单。

  这两人的合影照片其实早就在网络上出现,但由于照片模糊,大家都以为是杜新枝抱着郭威,再加上网上之前流出的郭希志并非她本人,网友们都被带偏了。现在郭希志的证件照被扒出,大家一下子就发现这张照片有猫腻,里面这位女子根本不是杜新枝,而是郭希志!

  从拍照背景可以看出,这组照片是影楼照。郭希志和杜新枝穿着一样的衣服,乍一看像是一个人。但郭希志的牙齿很整齐,杜新枝有虎牙。最关键的是鼻翼和耳朵的轮廓。只要仔细对比,就能发现此人就是郭希宽。

  对于这张照片,不少网友直呼不可思议。很多人都调侃:我说杜新枝怎么突然这么有气质了呢!现在真相揭晓,大家才恍然大悟,原来根本不是同一个人。

  5月20日,姚策的妻子熊磊在个人账号上发文,称医院给予的赔偿和丈夫的养母许敏没有关系。

  熊磊说,网传视频对话是许敏哥哥在丈夫刚刚去世时,打来的电话里所说的内容,对方偷录了这次通话,网上流传的音频只截取了部分对话并不完整。他觉得他们一家错养了丈夫28年,无理来向她索要赔偿,“奶粉钱都要吐给他”。但丈夫起诉医院时,许敏一家根本就没有参与。

  熊磊还在文章中提到,为了自己被网暴而含恨致死的丈夫,她现在已经什么都不怕了。

  5月19日,姚策的生父郭希宽也在个人平台上发文,并呼吁网友停止网暴。他表示,自从和姚策相认后,儿子在近一年的时间里一直在遭受网暴,无论儿子怎么辩解都没用。

  此前,姚策与郭威在出生后被抱错,28年后,姚策不幸罹患肝癌,许敏才发现姚策并非自己的亲生儿子。后姚策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双方家庭也见了面。

  之后,姚策便将河南大学淮河医院告上了法庭,称因为对方的过失,才造成家属抱错了孩子,自己也因此没有及时注射乙肝疫苗,身上并有相关抗体。他认为,自己患病与医院抱错有关系。

  2021年1月,本案二审开庭时,姚策方的索赔金额从273万元下调至243万元,并将许敏在其2岁半至28岁之间所花费用排除在索赔范围之外。

  姚策方称,这是姚策为了感谢许敏的养育之恩才做出的决定,他放弃的这部分诉求,后续会由许敏另行起诉。涉事医院最后赔偿姚策方相关费用100余万元。

  随后,许敏的代理律师李圣公开表示,姚策与郭威两人不应该是被“错换”了28年,而是被“偷换”了,疑指有人故意抱错孩子。

  许敏表示,她是通过DNA比对技术找到了姚策生母杜新枝一家,但对方却拔了手机卡联系不上。幸亏派出所所长正直负责,她才得知假出生证明的事情,并认回了儿子。这28年来,她负债累累,但她不欠任何人,唯一亏欠的就是自己的亲儿子郭威。她现在只想弄清楚孩子被抱错的真相。

  郭希宽则表示,网友说“偷换”也好,“剥夺”也罢,自己都不怕,没有做过的事即使有再多的人说他也不害怕。他相信法律是公正的,会还自己一个清白,虽然有很多网友跟着许敏摇旗呐喊,想把他们一家处以刑罚,但还是有很多好心人在帮他们加油打气。

  此前,许敏曾向河南开封警方报案,称郭希宽、杜新枝与河南大学淮河医院的工作人员郑某、郭某涉嫌故意调换孩子。

  4月21日,当地警方发布通报,称郭希宽与郭某并非亲属关系,还解释了郭威的户籍登记时间晚于实际出生时间的前因后果,并向许敏下达了不予立案通知书。